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冒牌货 见逸轩国国主
    一身白衣,带着面纱,出场自带音乐,卧槽,这是电视剧里大BOSS出现的时候才会有的待遇!

     “这位公子倒是个伶牙俐齿的。”声音清脆如同黄莺一般,景初秀千羽扇抵在下巴,“本是山中人,粗野惯了。”高媚雪冷冷的看了叶十七一眼,转身给高老爷缓缓的福了个身“爹爹。”高老爷连忙把高媚雪扶了起来。

     “媚雪啊,你怎么出来啦?不是说好了挑完夫婿你就前往天门山的吗?”景初秀本来也不在意,只是听到天门山这几个字的时候不自觉的注意了起来。高媚雪看向景初秀,“师傅说可以晚点,师傅也想看到他最疼爱的徒弟幸福。”“是啊,是啊,天门山老门主是最疼爱你的了。”父女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完全把景初秀和叶十七晾在一边。

     景初秀眉头一挑,天门山的老门主不就是她家的老不修么?什么时候他还收了个徒弟?高媚雪站在高老爷的身边,心神却扑到了景初秀的身上,好一位温文如玉的公子,当真世无双。移步优雅的走向景初秀却被叶十七挡住,高媚雪也不生气,笑着说“公子姓什么,今年几岁?可有婚许?家室呢?”叶十七一听,这个走路就会响的人居然想调戏他师傅!正要插嘴被景初秀轻轻点住,伸手一把椅子就往她这边飞来,站的久了,有点累。“我姓君,十七,有,一个……”景初秀说到家室脑海中就浮现出君陌凌那个妖孽的脸庞,脸上不由得有了一丝微笑“一个等着我去娶的人。”

     高媚雪脸上的笑冷了下来,还好带着面纱,不然仙子的形象可就毁了,“不知道哪家的姑娘居然比我这个天门山最受宠的徒弟还要幸运,可否说上姓名以后说不定就是一家人了。”景初秀没有回答,只是好奇的问“听说老门主的幼徒常年卧床,还身有剧毒,可是看高小姐的样子不像啊。”高媚雪只是轻笑的说“哪有师傅说的那么夸张,我只是虚弱了些。”“听说那幼徒今年十三岁过些了,不知高小姐……”景初秀明显的看到高媚雪的手握紧了一下又松开,心里就有底了,不等高媚雪反应过来。

     “呵,高小姐今日是绣球选亲,想来也是满了十五十六,老门主是有很多个,可这天门山的可是只有一个,若是碰到不认识那幼徒的人还好,若是碰到了,高小姐的笑话就大了,我和徒儿还有事,先走不见。”景初秀一番话让高媚雪眼光透着杀意,从来没有人在大堂之下给她这么大的羞辱,而她居然说不回去,要不是为了她以往的形象,要不是为了得到那张绝美的脸的主人,她肯定会杀了他!

     高老爷反应过来“来人啊,把这两个侮辱小姐的抓起来!那个穿青衫的留下,旁边那个就打死!”让他刚刚说他宝贝女儿!景初秀眼底闪过一丝暗意,高媚雪拦住高老爷“让他们走。”“媚雪,他们那么侮辱你,你怎么……”高媚雪抬起头,双眼瞬间冒着泪花,别过头有些委屈的说,“我不喜欢强人所难,这位公子要走就让他走。”这转变看得叶十七都以为他刚刚瞎了,扯了扯景初秀的衣袖,示意他要说话,景初秀才解开了刚刚她下的术。

     “师傅师傅,我们是不是欺负人家了?”“师傅,我们这样算是欺负人家了么?”“肯定是师傅欺负人家了,不然人家怎么会很委屈的样子。”看着喋喋不休的叶十七,景初秀纤手轻轻的揉了一下眉间,她当初怎么看出这孩子是个老实人的?瞎了?“闭嘴,再说话你就娶她。”然后就安静了。高媚雪的脸都黑了,叶十七发现以后“哇哇哇,师傅,她还会变脸呐!”“……”

     最后景初秀还是忍不住的拿着千羽扇狠狠的拍了叶十七的脑袋,率先离开高台,叶十七揉着脑袋“哎,师傅,等等我啊,师傅。”高媚雪眼神透着杀意的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转身,铃声消失在了高台之上。

     景初秀带着叶十七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第二天一早,景初秀带着叶十七下楼的时候,看到一群不速之客,黄马褂,皇城护卫队。

     景初秀看向坐在她对面喝茶的一位中年人,长得温雅无害,只是丹凤眼眼角的一颗泪痣添了几分妖娆。来人看到要等的人下来,放下手中的茶,站了起来,打量了只到他下巴的少年。“你就是那位姓君的公子?”景初秀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的坐下,叶十七也没有搭话,只是给景初秀倒好茶站在她身后。

     中年人大笑着走过来,“果然是个沉稳的少年,我们国主想见你一面,还请君公子移步。”景初秀站了起来,问了身后的叶十七一句“你不是常常想看皇宫长得啥样么,来,师傅带你去瞅瞅。”叶十七这时候很严肃的点头。

     中年人看到景初秀答应了,大笑着说“君公子这边请。”带领着景初秀就往皇宫走去。

     叶十七跟在景初秀的身边,安安静静不说话,一路无阻的来到人人都向往的大殿之上。中年人跪在地上,“国主,人带来了。”高位之上的人散发着只有长年的历练才会有着的帝王气势,景初秀并没有跪下,她身后的叶十七也没有。她是因为觉得没有那份必要也不会跪,而叶十七完全是被呼住了,忘记怎么下跪了。

     中年人退了出去,大殿中只有淡定景初秀和紧张的叶十七以及高位之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国主。三个人没有谁先开口,景初秀背着手闭着眼睛感受着大殿中点的安神香,叶十七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约是一刻钟以后,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冰冷得叶十七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很好。”景初秀也睁开了眼睛,看向前方的那个人,没有说话。高位之上走下来了一个人,明亮的黄色袍子,上面绣着一头四翼正踩着五彩云的狮子。不怒自威的面容在两道剑眉下显得更加的威严尊贵。

     (文是够的。老景想说一句哈,老景今天转白班了,以后发文都是晚上八九点,白班比较忙,文少是少,不会太监的。今天老景做梦去秤体重了,然后老景就看到那秤当着老景的面爆了……它居然爆了!)